第 102 章 番外一(官宣一)(1 / 2)

不能出卖小猫咪 映漾 8104 字 1个月前

安也这次嗜睡睡了十二天。

时间太久了,安也和迟拓自从异性朋友综艺之后网络热度就一直很高,幻昼作为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之一,巅峰时期光一线明星有三十多个,现在出事了,网上的热度就一直没下去过。

幻昼是块宝,挖一挖就能出几个热搜。

而这一切混乱的开端,录制异性朋友这个综艺里面最有爆点的安也却在这时候消失了。

她也确实没有机会露面,下了综艺就去了新加坡,回来以后领了个证就睡着了。

娱记满世界找她,用尽门路地毯式搜索,终于某个以挖料出名的媒体找到了常年蹲守在民政局拍民生新闻的社会记者,从他拍的照片里找到了安也和迟拓进出民政局的模糊照片。

齐唯看事情已经瞒不住,和之前合作的媒体在安也睡着第四天,周五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官宣了安也结婚的消息。

非常官方,两人都对高调秀恩爱这件事兴趣不大,齐唯也觉得安也的咖位不需要这种流量加持,所以只是低调地说明了一下安也和素人男友已于近日领证结婚,两人会认真生活云云。

暂时拍不了婚纱照,所以照片是迟拓临时把两人戒指薅下来拍的合照,拍的时候还因为吵醒了安也被踹了一脚。

官宣的字两行都不到,一张照片还有点失焦。

字越少事越大。

热搜是跑不掉的,同样跑不掉的,还有各种谣言。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乏恶性竞争,安也也好,迟拓也好,在各自的行业里总有竞争对手,也总有些不喜欢在正规赛道里跑的人。

一开始只是粉丝傻眼,对于迟拓,他们只看过两场综艺直播,第一场直播安也和迟拓几乎没有互动,只有直播后几张流出来的照片说明安也当时非常担心那位迟律师;第二场直播安也虽然官宣了恋爱,但是之后的重点是她公开了病情以及后续严万的实名举报,这段时间网上腥风血雨,嗑CP的人不多,CP超话里的物料也很少。

安也不在公众视线的两周时间,关于她和迟拓的消息就更少了。

结果一出来就又是一个王炸。

领证了,没有大钻戒,没有婚纱照,就一张看起来随便拍的失焦照片。

有粉丝开始担心安也会不会恋爱脑,虽说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但是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毕竟听之前爆料的说这位迟律师去年才回国,他们两个真的扯上关系也是因为幻昼解约的事情。

祝福的人是少数,问号和观望是比较友善的态度,其他的,都在刷今天恋爱明天结婚后天离婚,杀人影后果然是杀人影后,对自己的感情也手起刀落之类抖机灵唱衰的话。

这反应在齐唯的意料之中,只把几条说得过分的素人微博举报了,监控着社交媒体防止被其他方带节奏拉踩,其他的就放着没管。

她其实最担心的是王珊珊那边乱说话,不过王珊珊最近心思都在幻昼的案子上,各种找律师找人想把自己从这些事情上

摘出去,迟拓盯得很紧,齐唯对迟拓也很放心。

那阵子事情太多,大家都忽略了安也那个名存实亡几乎不再联系的爸爸安怀民。

或者说,安也这边的人都忘记了她还有个爸爸,只除了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竞争者,他们找不到好套话的王珊珊,就想起安也那个几乎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爸爸。

安怀民其实也出过一次新闻。

安也很少会说自己的私生活,但是王珊珊是个漏勺,早在安也演少年林洛爆火的时候,就跟公众说过,安也是她一个人带大的孩子,安也没有爸爸。

一开始大家以为安也是单亲家庭。

后来安怀民那边的亲戚爆料,说哪里是什么单亲家庭,王珊珊都没工作的,怎么可能养得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女明星,那都是安怀民每个月省吃俭用精心养大的小孩,结果小孩要演戏了,王珊珊就离婚了。

居心叵测,硬是等孩子十八岁了才签的演出合同。

王珊珊当然不服,于是开始隔空互喷。

这场闹剧是安也自己站出来说她父母因为长期分居感情破裂离异,离异前父亲在别的城市还有一个女人,并且生了一个儿子。

她没拿这件事情卖惨,只是说了实话。

那段时间新闻炒了一阵子,因为安也把话都说绝了,后续也没什么新闻点,毕竟那时候她只是个刚火起来的小明星,恶意猜测的谣言才逐渐停止。

再后来,安也所有的访谈都再也没有提过安怀民,八九年过去了,没想到这次突然官宣结婚,又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安怀民这里。

***

安怀民已经三婚了。

他长得还行,又有稳定工作,二婚那个女人生了儿子没多久他就又在外面找了个更年轻的,没过几年,他就带着儿子跟那个二婚女人离婚了。

这次离婚比跟王珊珊的那次还要顺利,二婚对象只是个来大城市务工的没什么文化的中年女人,房子也是婚前买的,小孩才四岁她又没有稳定工作,被安怀民吓唬了几句就签了离婚协议,甚至没敢跟安怀民争孩子的抚养权。

安怀民的三婚对象有些像王珊珊,是个泼辣漂亮的年轻女人,他们结婚几年都没有孩子,养着二婚生的那个儿子当心肝宝贝。

日子过得不算差,但是也谈不上好。

毕竟安怀民老了,那个三婚的女人也就比安也大八岁,结婚的时候才三十岁,也不是会在家里守着老男人安心过日子的性格。

所以鸡飞狗跳,儿子也养得乱七八糟。

安也因为担心这个不定时炸弹迟早会惹出什么事,一直存着对方的联系方式。这几年也接过几次安怀民的电话,每次都是打过来跟她提要求,要钱的,要让她帮那个小孩找贵族学校的。

安也每次都会听完他的要求,然后沉默的挂电话。

安怀民也来白港找过安也,但是安也不管怎么说也已经是女明星了,出入都有人跟着,要是不想见他,安怀民就根本找不到门路

见。

他比王珊珊聪明,也比王珊珊冷静,他不会闹事让人觉得他是个不讲道理的父亲,他把自己放在依然关心女儿的父亲这个位置上。

他很清楚,只要这层关系没断,安也就永远断不掉和他的联系。

所以这次有人找上门问他对安也结婚的感想,他抽了两口烟,看着来访人,眯着眼睛砸吧着嘴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他说:“这个迟拓,我认识啊,从小看着长大的。他家可太精彩了,也不是个省心的主儿啊。”

安怀民没把话说绝,拿了来访人送的采访红包后,他又给安也打了电话。

电话是迟拓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