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1 / 2)

不能出卖小猫咪 映漾 6983 字 2个月前

大年初五迎财神那天,迟拓第一次正式和这位传说中的金牌经纪人严万面对面。

幻昼娱乐的谈判桌上,对面坐着幻昼的律师团队加上严万和两个公司高层,其中就有那位给安也送过餐车的关三公子关盛宇。

安也这边是迟拓带来的律师团队和齐唯还有她带来的两个助理。

两边人都挺多,偌大一个会议室都坐满了。

安也今天打扮得非常女明星,奶白色的修身毛衣搭了一条墨绿色的绣花长裙,同色系民族风的毛衣链,淡妆,及肩发也做了大卷造型,很安静地坐在迟拓旁边,脸上挂着幻昼员工很熟悉的浅淡疏离的微笑。

两边律师团队连续博弈拉扯了五天,迟拓除夕那晚之后几乎没有睡过超过一个小时的整觉,早上来接她的时候硬从她兜里抢了两片西洋参含着。

还是一身黑。

所以她这一身鲜亮的颜色坐在他旁边就特别显眼。

严万都忍不住瞪了她好几眼。

他日子不好过,迟拓就是冲着踩死他去的,这五天时间里迟拓这一方提供给幻昼娱乐的料足够让幻昼把严万告到牢里去了。

严万人缘很差,他日子过得太顺了,眼高于顶捧高踩低,幻昼内部员工在知道严万可能会被踩死之后,私下里都提供了不少料,很有点墙倒众人推的意思。

所以此刻他虽然仍然坐在代表幻昼的那一方,穿着打扮也西装革履,可眼皮浮肿脸色青白,眼底隐隐癫狂。

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会因为一个疯女人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她明明都疯得快要认不出人了,睡眠间隔越来越短,演个戏杀青以后木木呆呆的叫她都没反应,他手上有无数个安也疯掉的视频,还有王珊珊提供的安也过去看病的记录,那些视频里安也癫狂的样子,是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联想到她是为了试戏才这样的。

真疯子,和演戏是两回事,有眼睛的人都能分辨出来。

兰一芳是个傻子,安也拍戏会僵直念叨台词这件事他早就知道,视频都拍过好多个,只有兰一芳这傻子还每次如临大敌地把自己和安也一起反锁在房间里。

就前几天,那个准备要跟清泽的造型师还给他传了一段安也疯掉的视频,他了解过,这叫解离状态,安也精神分裂了,就算没有分裂,也快了。

艺人不过就是赚钱的工具,发现风险,解决风险是他这个经纪人的本职工作,与其等到安也疯到人尽皆知无法演戏,不如提前布好局让这个心高气傲的电影明星换个赛道。

本来,电影这行就已经快末路了,捞不到钱,不如直接转行。

严万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的,他在为公司为自己创造最大价值,甚至在安也背刺他的那一天,他还耐着性子在除夕晚上去了王珊珊家里,就为了宴请一些记者,提前打好招呼,等杨正谊那边的电影杀青,就可以公开安也的精神状况。

那时候她手里的代言也没几个了。

他都算过了,损失不了几个钱,安也疯掉这个新闻的流量足够能赚回这些钱。

结果先是王珊珊那个蠢货开始跟他纠结那小几千万的违约金,一个影后的妈,抠搜得舍不得那点蝇头小利,然后等记者来了,他都还没有开始,就接到了公司接连不断地电话。

公司说,安也要解约。

刚接到电话的时候他都以为这是公司年底的整蛊游戏。

安也能有这种脑子?!说清泽解约都比安也靠谱。

结果居然是真的。

临门一脚了,他就能让安也转型。

他不甘心,他也不认公司法务部门质问他的那些事,他是艺人的经纪人,他让艺人做什么,艺人就得做什么。

这些人哪里有脑子,无非就是长得好看一点,没有他,这些人什么都不是,没有他,安也现在还在那个野鸡公司里演网剧!

她凭什么!

现在坐在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在幻灯片里面列出来的那一条条的东西,又都是什么?!

“这些都是我们之前几次会议上达成共识的内容。”迟拓翻完了十几页PPT,“贵公司在和我的委托人安久久小姐在合约期间确实存在违约行为,对安久久小姐造成了经济损失……”

严万盯着迟拓。

这个正在滔滔不绝的律师他认识,上次清泽跟安也炒绯闻的时候站在安也旁边的人应该就是他。

高学历人才,安也说过这人是她的发小,王珊珊在除夕那天提过,说她有个跟儿子一样的孩子在做律师,就是他提醒王珊珊违约金的事情的。

所以,他们早有计划,是他一直被蒙在鼓里。

“呵呵。”严万突然冷笑了一声。

滔滔不绝的迟拓停下来,看着他。

严万旁边的总经理助理有些尴尬地笑着,拉了拉严万的衣服。

把严万叫过来是为了让他来服软道歉的,安也那边提供的证据非常齐全,公司已经决定放弃严万,让严万担下全责,法务部都已经在走起诉流程了。

他们现在的立场很简单,因为严万他们确实存在铁板钉钉的违约行为,这五天网上舆论已经发酵到他们无法反击的程度,严万带过的那几个已经退圈的艺人都站出来,有视频有录音,也有人起诉。

严万精神虐待艺人这件事已经被盖了戳,公司的公关只能把重点放在幻昼目前管理混乱,不是公司纵容员工虐待艺人,而是严万为了一己私利擅自行动这上头了。

幻昼已经很被动,又不想真的失去安也,所以拿出了足够的诚意,会给安也成立一个自由度非常高的个人工作室,工作室除了每年财报的时候需要提供财务报表之外,其他的幻昼都不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