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 / 2)

不能出卖小猫咪 映漾 8654 字 3个月前

被选上了当然是兴奋的。

王珊珊在机场就开始跟她那群和她一样希望子女成明星的家长群里显摆上了,她倒是知道这事还没签正式合同需要保密,很矜持地说她女儿最近得了个非常了不得的机会,弄不好可以一飞冲天。

群里当然说什么地都有,客气一点是恭喜恭喜,好奇地会追问是什么机会,酸一点地会说哎呦什么叫一飞冲天啊。

人逢喜事的王珊珊火力全开,拿着手机摁着说话键一通输出。

安久久倒是很平静,她就给迟拓发了一条消息,两个字一个感叹号:过了!

迟拓没有回,她也就百无聊赖地点出游戏玩了两局,她玩游戏属于又菜又爱玩的类型,输了两局被队友喷到全是屏蔽词,默默点了退出。

她其实还没有什么实感。

现在回想起那位助理说的话,下周开始她会有为期三个月的演员培训,练形体练台词练怎么在菜市场杀鱼——林洛的继父是菜市场卖鱼的,包吃包住,培训内容居然还有高三课程学习。

这种她在某些电影纪录片里才能看到的培训机会,她下周就要去切身体验了。

这让她觉得有点云里雾里,坐上飞机之后更觉得没办法脚踏实地。

最后还是王珊珊把她拉回到现实。

她亲娘上了飞机之后就没有网络可以对外显摆了,兀自兴奋了一会,开始拿出公文包里的纸笔做记录。

“导演说你得在开拍前再减重十五斤,就剩四个月了啊,你每个月起码得减下去四斤。”

安久久:“好。”

她是大骨架,挂一点肉都特别明显的体型,以前拍平面就因为这个原因,同等身高的她就得比别人瘦四五斤才能上镜。

减肥这件事,从她十二岁拍了广告开始就一直在她的人生里,阴魂不散。

她恨减肥。

可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喜欢瘦子。

“我还得跟余律师联系,看看她能不能抽时间帮我们看看你到时候的演出合同。”

安久久无奈:“余阿姨不是专门负责离婚官司的么,会不会专业不对口?”

“都是律师,多少懂点。”王珊珊兴奋地来回戳着圆珠笔头上的按键,啪啪啪的,“哎呀妈妈真的是没想到你会那么争气。”

安久久没答,她想到了下午助理还没有公布前,王珊珊那个下一秒就要撕了她的表情。

火药桶终于暂时恢复了平静。

可她不知道下一次炸开会是什么时候。

“你那三个月培训是封闭式的,在白港市旁边那个度假村里头包吃包住三个月。”王珊珊安排,“到时候妈妈每周都会去那边找你,你想带点什么或者学校里有什么试卷之类的都一周给你拿一次,你在那边也不要洗衣服什么的,自己内衣裤搓一搓,其他的都让我每周给你带回去。”

“你呢,就在那边安心培训,我正好趁着三个月跟安怀民好好把账算清楚。”

“这样正式开拍的时候,我也能专心地陪着你。”

“其实那个封闭培训我还挺担心的。”

“我是真不放心你,平时我一不在你旁边就爱偷吃东西,还都吃那种热量死高死高的,这下是硬性规定得减肥的,到时候减不下来被换掉了我真的是要跳楼的。”

安久久无奈:“培训内容里有形体老师和营养学老师,会控制体重的。”

王珊珊翻白眼:“得了吧,我都没办法让你减下来的肉就靠营养学?她了解你还是我了解你啊。你压力一大不是睡觉就是偷吃,自控能力是一点都没有的。”

安久久选择闭嘴。

王珊珊嘀咕了两句又忍不住兴奋:“我跟你说,我是进去才知道二号那个陈缪是关系户。”

“你真的是!”她使劲地大力地拍了下女儿的肩膀,“争气!”

安久久哎呀一声揉着肩膀。

很奇怪,确定试镜后的兴奋和悬浮都随着王珊珊这一下子给拍成饼了,她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两件事,减肥、培训。

好像,也没多大变化。

只是把读书变成了培训。

***

飞机落地望城已经晚上十一点多,安久久把手机开机,发现迟拓还是一个字都没回给她。

她蹙眉,拨了个电话过去。

提示音告诉她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怎么了?”王珊珊打上车拉着女儿往约好的接机门口走。

“迟拓电话打不通。”安久久边走边继续拨,茫然抬头,“再打一次就关机了。”

“他今天在医院陪你张柔阿姨吧。”王珊珊找到了那辆网约车,站在门口挥手,“都几点了,病房里肯定休息了,怕吵到人才关机的吧。”

可他前面几次陪床都没关机过,半夜三更睡不着他们还双排玩过游戏。

但是安久久没有再追问,王珊珊这暴脾气不太经得起一个问题反反复复问,她会发飙。

尤其是机场这种人来人往她忙着上车的时候。

安久久只能给他发了几条消息,最后一条消息是:【你怎么了?】

迟拓一直到第二天都没有回复她这条消息。

试镜成功这个好消息憋了一晚上变成了咸菜干,和昨天被王珊珊拍成饼的兴奋一起被安久久当垃圾从脑子里丢了出去,她一睁开眼看到手机没消息就又给迟拓打了个电话。

提示音不厌其烦地告诉她,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中英文贴心地来回轮播。

早上六点半,照理来说他不可能关机。

烦躁。

她出门的时候特意绕到迟拓家,上去敲了五分钟的门,确认真的没人在家。

学校里也没有。

她本来想放学之后去医院看看张柔,迟拓哪里都不在那就只有可能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