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 / 2)

不能出卖小猫咪 映漾 7306 字 3个月前

第14章

迟拓哭的时候会找东西抱,从小就这样,这人平时看不出来,真遇到破防脆弱的时候特像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一个人哭会抱着膝盖,小时候哭会抱着公仔玩具,很朴素的习惯,随便找个东西抱这个需求太容易实现了,所以他从来没有在哭的时候要求抱过安久久。

其实仔细想想,他们俩除了小婴儿时期被父母恶趣味强行抱在一起拍过周岁照以外,好像似乎真从来没有拥抱过。

这是第一次。

所以难免生疏。

非常生疏。

迟拓抱住以后悲伤的情绪就有些卡住——他哭喜欢抱东西主要是为了遮住脸,但是安久久比他矮十几公分,他抱住之后,脸还在外面。

而且姿势也不太对。

他刚才拉过来的时候是一时冲动,基于本能,所以像小时候抱玩偶一样把安久久直接摁到他怀里,如果他持续这个姿势,他可能会把人闷死……

所以他就维持这个蠢得不行的姿势卡在那里卡了一秒钟,迅速的放开了安久久。

蒙头蒙脑的安久久还挺意外:“这就哭好啦?”

迟拓:“……”

迟拓:“……我饿了,先吃饭。”

***

安久久给他带来的夜宵是望城夜市街上最出名的酱油炒饭,他们家有自家做的腊肉,炒饭里面会放一些,粒粒分明的米饭裹上秘制酱料、腊肉粒和豌豆粒,是他最喜欢吃的东西之一。

可那家店要排队,离家里又有点距离,价格也比一般的酱油炒饭要贵一些,所以迟拓很少会去吃,偶尔放纵也都是因为考试成绩好庆祝一下这样的理由。

他并不好口腹之欲,平时大人们都觉得迟拓这小孩是不挑食孩子的代表,给什么都吃,而且不贪心,吃多少拿多少,绝对不会剩饭。

这个世界上能精准地知道他喜欢吃什么的人,只有安久久。

刚才被暂停的悲伤再次涌了上来,他有些食不下咽,明明东西还是那个味道,他却尝出了苦味。

安久久在安静下来之后还是别扭,坐在他对面在玩手机——她换了个新手机,比原来的那个便宜,二手市场淘的九成新同款。

迟拓戳着碗里酱香四溢的炒饭,说:“给我张餐巾纸。”

低着头的安久久头都没抬,抬手抽了一张餐巾纸递到迟拓面前。

迟拓没接。

安久久抬头。

他鼻尖还红通通的,哭过的狭长眼睛往下耷拉着,卧蚕的地方有些肿,平时毒舌的薄唇抿着,和眼尾一样耷拉着。

特别可怜兮兮。

安久久叹气,放下手里一直在玩消消乐的手机,问:“你这个学期就要走吗?”

迟拓接过餐巾纸,苦涩地笑了一声:“这好像是我们吵架你第一次主动服软。”

安久久仰着下巴瞪他。

他们都知道,已成事实的结局,以他们两人目前的能力都改变不了。

“下个月。”迟拓说(),“这周办手续?()『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高三开学我应该不会参加了。”

“那么……快吗?”安久久呆住了。

“我舅舅那边的鱼丸面店不能长时间没店长,我妈的情况也不允许我再拖了。”迟拓声音轻了下去,“我妈今天白天去找迟定邦了,不知道说了什么,回来就把之前藏起来的安眠药都吃了,吞了六十粒。”

安久久缓慢地僵在那里。

“还是你妈妈发现的,她今天有空想请我们吃饭,就给我妈打电话,结果一直没人接,她就来了家里。”

幸好他们两人的妈妈都有彼此家里的备用钥匙,幸好那次暴雨之后王珊珊一直想找机会谢谢他那天晚上陪着安久久,好巧不巧今天有空就想着一起出去吃顿晚饭,想着先约好张柔再去学校找两个小孩。

一切都很幸好,所以张柔送医及时,洗了胃以后已经没有大碍了。

只是……

他赶去急诊室的时候正好是张柔情绪崩溃的时候,他听到她哭着和他舅舅说,迟拓从小就在望城长大,高三是人一辈子最关键的时期,他为了读书一直很拼命,她这个当妈的不能这个时候把他带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国。

她说她是迟拓的负担,如果没有她,迟拓能活得更好一点。

她说她自己没用,小时候家里费了那么大力气培养她考上了大学,结果她现在没有钱没有工作还得了抑郁症,这抑郁症的药,吃了她老看到迟拓他爷爷在她面前晃,切菜都能切到手。

她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怎么都不同意去新加坡治病,所以她去找迟定邦,想告诉迟定邦迟拓现在已经高三,是最关键的时期,他们做父母的之前那么亏待孩子,她又在这种紧要关头生了病,她希望迟定邦可以在这一年搬回家住,帮帮她。

结果迟定邦只是冷冷地笑:“病了?我看你脸色挺红润的。”

就这样当着她面把门拍上了。

所以张柔回家一时没想通就打开了藏着的安眠药。

救回来以后张柔又在急诊室自残,说要是没有她她儿子能过得更好。

王珊珊和张成林焦头烂额,让站在急诊室门口变成石雕的迟拓先回家,先不要刺激他妈妈。

来得路上张成林给他打电话,说目前这个情况,张柔其实已经不能自己独立生活,就算给她雇一个二十四小时的保姆,待在望城无所事事的她也更容易产生自厌情绪。他们最好尽快离开望城,到新加坡以后张成林会给张柔找一个没那么忙的店让她管着分散注意力,精神科医生也是建议这种婚姻状况如果有条件暂时分开是对彼此都健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