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 / 2)

不能出卖小猫咪 映漾 6707 字 3个月前

第3章

整幢楼都安静了,打开门出来想看热闹的想劝架的都停下了动作,看着301那个很少会出现的男主人此刻脸上的表情像是生吞了一颗鸵鸟蛋。

惊恐又困惑。

王珊珊颓然坐在地上,表情空洞麻木。

这本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她很早就知道,安怀民在外头有女人,那女人就在安怀民调过去工作的那个城市,离望城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他们住在一起,安怀民在那个城市有自己的家。

安怀民一直没离婚的原因她也大概能猜得到,他还在自来水厂工作,还要面子,而且那个女人一直都没有生孩子,安久久仍然是安怀民唯一的孩子。

安久久是在高一的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出轨多年的男人其实也并没有特别用心的隐瞒这件事,大年三十各大家族群工作群都在发红包,安怀民在搓麻将没时间抢,就把手机丢给了安久久,让她多抢点,抢到多少分她一半。

他惯常这样糊弄安久久,所以安久久也没有抢得很用心。

安怀民的手机比安久久的性能好,安久久索性就拿着这个手机下载了游戏开了高画质玩,然后就看到了那女人发给安怀民的消息,那女人说,怀民你年初二能回来吗?我想你了。

安久久当时简直傻了,木木呆呆地点开那条消息,看到了他们的往来信息——安怀民甚至懒得删历史消息,所以他们之间所有的能给孩子看的和不能给孩子看的消息都被安久久看完了。

最后是王珊珊发现女儿不对劲拦下了女儿想要冲过去质问的动作。

王珊珊给的理由很实际,离了婚安怀民可能连每个月那两千块钱都不见得会按时给她们,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住的这个房子。

这房子最初是自来水厂的福利分房,后来搞了完全产权,大概要花四万多就能把房产证办下来,安怀民是望城本地人又是家里长子,安久久爷爷奶奶就说这好歹也算是家里第一套商品房,这四万多大家各自凑一凑,他们两个老人也出一点,要求房产证写他们两个老人的名字。

安怀民是孝子,劝说王珊珊,说他是家里长子,按规矩这两老的以后也是要由他们家照顾的,等老人百年了,继承的东西肯定也会比他的弟弟妹妹多一份,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如就听了老人的话,别让老人寒心。

那时候安久久才两岁多,夫妻两人还是蜜里调油的阶段,天真的王珊珊几乎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了。

所以如果把安怀民出轨这层窗户纸捅破,真到了闹离婚的地步,安久久还未成年,王珊珊没房子没工作,安怀民现在只有安久久一个孩子,肯定会跟她争抚养权。

到时候就得费时费力的打官司。

所以她跟安久久说,我们等到你成年,等到你考上大学。

安久久忍了两年,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谁……谁……”安怀民愣怔了好久才抖着嘴唇瞪着女儿,憋半晌憋出来一句,“谁他妈教你这么说

话的?”

这种时候了,他还能站在当爹的道德制高点含沙射影的说王珊珊不会教女儿。

安久久几乎要被气笑,她也真的笑了,带着和安怀民有些像的戾气问安怀民:“还要在门口继续叫吗?”

这一刻,站在门内的安怀民在他女儿眼里看到了和他发狠的时候一模一样的表情,他以养家糊口为由离家多年,他看不起家里头发蓬乱眼角堆纹的发妻,其实也不太看得上自己的女儿。

也不知道怎么遗传的,小小年纪就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偏偏他那个无知的老婆还想让女儿去当明星。

百般嫌弃,每次回家都各种挑三拣四。

结果今天他才发现,安久久长得跟他其实很像,尤其是浑身戾气的时候。

血脉相连这个词在这一刻突然出现在安怀民的脑子里,他后退进了屋,眼底的情绪出现了一刹那的恍惚。

***

那天晚上那场闹剧最后很虚无地收场了。

迟拓在他们进屋了以后就走了,安久久还把他送到楼下,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对方家里有点什么破事心里都门清,走的时候,迟拓没避着众人,弯腰看了看安久久的脸,让她晚上一定要冰敷。

安怀民也连夜走了,走之前也没有再和王珊珊吵安久久准备试镜的事,他只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们都老实点过日子至于让老子上班请假回来吗!

色厉内荏的,没人理他。

王珊珊在客厅坐了一夜。

第二天的高三暑期补课,安久久请了假,迟拓在上学的时候连续给安久久发了好多条消息都没有得到回复。

晚上八点多,迟拓晚自习结束去医院陪护时接到了安久久的消息。

小鹅:【我睡着了。】

迟拓:【???】

小鹅:【好困啊,昨天晚上睡到现在才醒。】

迟拓:【???】

小鹅:【不行了,我继续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