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 2)

不能出卖小猫咪 映漾 6976 字 3个月前

第2章

安久久初一那年广告拍完以后就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做和演艺圈相关的工作,拍拍平面,接一些龙套角色。她家是很普通的三口之家,没人脉没靠山,这些工作机会都是她妈妈王珊珊每次在片场发名片发出来的,不算正经的圈内工作,工作地点都在望城附近,价格不会太高,更不可能遇到太好的角色。

但是总归能赚点钱。

安久久的爸爸安怀民在她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外调到了别的城市,之后也就逢年过节回来几天,每个月按时往家里转家用。这么多年了,他在外地的工资据说一直没怎么涨,每个月转过来的钱一直都那么多,交了学费之后,她和她妈妈王姗姗日子逐渐捉襟见肘。

还好她还能赚点钱。

这样断断续续在演艺圈边缘打了五年零工,上个月,她得到一个很好的机会。

上个月王姗姗帮她接到的平面拍摄是老熟人推荐的,就是最开始拍广告给她化妆的那个化妆师谢琪,五年前的谢琪还只是个刚入行没多久的化妆师,在这行摸爬滚打五年后,谢琪已经能接触到一些一线艺人的工作机会,当然不可能是主化妆师,平时就负责给人打打下手,非主要造型的时候会让她来做而已。

谢琪这个人对化妆这件事很有点执着,她喜欢收集那种特别上镜特别适合化妆做各种造型的脸,安久久就在她的收集名单里。

当时只有十二岁的安久久因为性格安静配合度高脸部条件特别优越让谢琪一直把她记在心上,以后凡是有适合的工作或者她要参与的工作,她都会给王珊珊打电话。

一来二去,安久久好几个工作机会都是她介绍的,王珊珊每次都会给对方分一点代理费,虽然不多,基本都是安久久收入的百分之二十。

这样认识了五年,谢琪发现安久久的五官长开,身材高挑纤细,整个人已经开始有了些明星相,能接触到的资源也越来越正规。她觉得这丫头迟早会成名,顺水推舟的开始给她介绍一些圈子内的工作,这次平面拍摄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个古城旅游项目,要找一群男男女女从这座古城存在开始一个朝代一个朝代拍下去,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文化旅游宣传,全部请明星成本太高,所以只找了几个关键时间点用了明星,项目负责人的想法是其他时间点就找一群表达力出众的模特来拍,成本控制一下,价格不要太高。

在里头负责给模特化妆的化妆师之一谢琪就给项目负责人看了安久久的平面照,她确实出众,在一众候选人里是第一批被选入的。

这算是安久久除了那个运动鞋广告以外接的第一个正经工作,当时正好是暑假,她和王珊珊一起去了那座北方古城。

负责人给她安排的角色是九十年代的大学生,造型师给她搭配了黄色卡通图样的短袖T恤和宽大的牛仔背带裤,白色球鞋,长发披肩。

平面照的动作也没什么新意,阳光下鼓风机吹着,她双手捧着杂志长发飞扬顶着烈日眯着眼睛笑。

算上明星一共六十

个模特,有很出彩的古装造型也有非常吸睛的现代造型,但是安久久就凭着这么一张造型一般动作一般构图一般的照片,被杨正谊导演看上了。

杨正谊是电影导演,五十几岁正当年的年纪,这十年拍的电影几乎每部都能拿大奖,他手上有个筹备多年的悬疑电影,缺一个女主角年轻时候的扮演者,看到安久久的那张照片以后就辗转联系上了王珊珊。

王珊珊其实没有看过杨正谊导演的电影,但是她知道让女儿演电影这句话的分量,于是忙不迭地接下了这场试镜。

也就是安久久现在手上拿着的那本试镜剧本。

其实很薄,前面都是保密协议,真正的内容就后面几页,但是安久久反反复复的看了很多遍。

这是她第一次摸到剧本这种东西,以前剧组跑龙套都是按天结算的那种,当天过去工作人员指着地上的叉叉说你一会站在这里,走到那里,或者倒在这里或者听到信号就把自己身上的血包捏爆之类的工作,这么正经的给了一个月时间准备的试镜是第一次。

她很想把这份喜悦传递给迟拓,但是明显迟拓不太想接。

剧本在他面前塞了好几次了,他愣是一次都没有接过去看。

到最后还逼着她把错题题型全都重新做了一遍,她捏着鼻子耍赖,他拧着眉瞪。

所以安久久有时候会想,迟拓可能是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爹,因为她亲爹基本缺席她的成长过程,所以老天给她生了一个爹。

当然这话安久久不敢当着迟拓的面说,她到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完了题,看了眼时间,晚上十一点十分。

她妈妈在这个过程中居然一个电话都没给她打过。

迟拓也没有,他手机也一直黑屏。

“我妈今天不会又去影视城了吧?”安久久不可置信,“不是说了要给我留一个月时间准备试镜的么!”

离望城五六十公里的地方有个影视城,王珊珊平时没事就爱去那边晃荡发名片,有时候遇到工作机会当天晚上就住在那边。

这种晚上十一点多还不联系她的,很有可能就在影视城。

“我爸不会这个月又没给家用吧……”安久久蹙眉。

“我妈没联系我是因为她今天在医院陪床。”迟拓打断安久久的胡思乱想,看了眼时间,也微蹙眉,“没事,别怕,我送你回去。”

暑假准高三生补课,晚自习一般是八点钟就结束了,他们到小区最多也就十分钟,所以作业通常做到十点最多十点半也就各回各家了,今天那么晚了王珊珊一个电话都没有,这让迟拓也有些忐忑。

在外头不方便肩并肩,迟拓跟个变态似的戴着鸭舌帽推着自行车跟在安久久后头,还好这个点小区里基本没什么人,几分钟就到了安久久住的22幢。

他们也就都明白了王珊珊为什么没有联系安久久。

安久久家住三楼,老式多层建筑没有电梯,楼层不算高,打开窗户的话吵架声能传到一楼。

安怀民